• <pre id="beps9"></pre>
  • <p id="beps9"><strong id="beps9"><xmp id="beps9"></xmp></strong></p>
    1.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變量多、融資難、不確定性大,實體企業如何應對?

      2020-12-11 17:57 | 作者: 劉煒祺,周春林

      1

      實體經濟的痛點是“實”不夠。“很多企業遇到困難,遇到外界壓力,被顛覆,其實就是實力不夠,“卡脖子”工程還是自己的產品創新專利不夠。”另外是“誠實”不夠,比如假冒偽劣的問題,質量、創新、服務不夠好的問題都存在。

      文丨《中國企業家》記者 劉煒祺

      編輯丨周春林

      圖片來源丨中企圖庫

      “2020年是一個非同尋常的年份,出現了很多前所未有的特殊情況。”12月6日,由《中國企業家》雜志社主辦的2020(第十九屆)中國企業領袖年會“筑牢實體經濟這個‘大國根基’”分論壇上,華夏幸?;鶚I股份有限公司執行總裁趙威表示。

      凜冬之下,參與論壇的其他幾位企業家也在這一年感受到了“寒意”,極大的不確定性成為2020年最大的確定性。

      “疫情之后,整個國際貿易摩擦越來越大,這段時間中大宗商品的價格波動,特別是我們跟澳大利亞之間的貿易摩擦,鐵礦石、煤炭,大規模的價格波動對我們這種行業的不確定因素蠻大的。”天壕環境董事長、聚辰股份董事長陳作濤表示。

      除了貿易摩擦帶來的挑戰以外,今年疫情期間,餐飲、交通運輸、旅游等行業均遭受巨大沖擊,尤其是交通運輸,在上半年幾乎陷入停擺。據交通運輸部數據顯示,2020年客運量斷崖式下跌,降幅超過五成,90%以上的道路運輸企業處于虧損狀態。

      “2020年從一季度開始鐵路行業承受的壓力是最大的,一季度整個旅客乘坐率下降了70%,一二季度加起來下降了40%多。”華鐵股份董事長宣瑞國說。

      種種變化也引發了企業家們的反思,北新建材董事長王兵直言,實體經濟的痛點是“實”不夠。“很多企業遇到困難,遇到外界壓力,被顛覆,其實就是實力不夠,“卡脖子”工程還是自己的產品創新專利不夠。”另外是“誠實”不夠,比如假冒偽劣的問題,質量、創新、服務不夠好的問題都存在,所以說實體經濟遇到的困難更多是脫虛向實。

      2

      王兵

      在趙威看來,雖然今年發生了很多事件、很多情況,催生了很多產業的整合、結構的變化,但在變化中也有很多好的情況,“我們看到的更多的是希望。”

      不確定性中的確定性

      “未來,就是要學會面對不確定性的發生,學會在不確定性中去尋找確定性,這將是企業家們長期要面臨和要解決的核心問題。”趙威表示。

      天壕環境董事長、聚辰股份董事長陳作濤擁有兩家企業,一家是在創業板上市的天壕環境,從事清潔能源;一家是科創板上市的聚辰股份,從事芯片設計領域。所以面臨2020年的不確定性,陳作濤的煩惱是兩倍的。

      3

      陳作濤

      對于環境清潔能源產業來說,由于清潔天燃氣服務于工業園區,所以疫情之后的工業園區的復工復產是不確定的,繼而導致全年的生產任務也存在著不確定性。而芯片產業最大的不確定性就是美國對一些企業的制裁,“包括我們的一些重要客戶,這對我們聚辰股份的業務來說存在著較大的不確定性。”

      但可以讓陳作濤確定的是,中國能源結構的調整從高碳到低碳是一個歷史的必然。“整個華北要進行霧霾的治理、環境的改善,一定要提高以天燃氣為代表的清潔能源,京津翼地區和泛京津翼地區能源比例的提高,這是一個大的市場趨勢。”另外,隨著復工復產,整個天壕環境的產供銷都達到了正常,甚至超過了年初的預期。

      對于芯片設計產業,陳作濤表示,在進口替代的大市場的背景下中國企業將大有可為。“我們在整個全面進行進口替代的市場上,有更多的領域可以參與、滲透。聚辰是做手機存儲芯片,應用領域非常廣,在消費電子、工業、汽車電子這幾個方面,整個市場被打開了,這給我們下一步的市場拓展帶來了確定性的發展。”

      自身業務和環境的關系,同樣也是困擾浙江建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張偉祥的一個不確定因素。建龍控股主要是鋼鐵材料生產和服務的一家工業企業,每年的產量大概是4000噸左右,主要企業在華北、西北和東北。

      4

      張偉祥

      “我們鋼鐵廠的環境治理比美國和歐洲的工廠做得更好,我們有兩個工廠都在市區,一個唐山,一個沈陽,PM2.5的排放指標不比城市差,因為是24小時監測的。像中國的鋼鐵企業從管理、品質、裝備上,很多其實都已經超過了歐美國家。所以我覺得最終還是要自己顛覆自己,而不是別人來顛覆你。”張偉祥稱。

      另外,鋼鐵作為受到宏觀經濟影響最大的行業,金融政策、房地產、大基建,對鋼鐵行業的影響波動都是很大的。“不確定性因素最大的是這個行業的周期性,還有這個行業這兩年去產能怎么樣更合理合規。另一個是產業集中度,實際上這兩年在不斷提高,但是按照行業協會的要求,產業的集中度提高還是不夠的。”

      張偉祥表示,唯一確定是整個團隊會一輩子干鋼鐵這件事,因為很多的多元化管理是跟不上的。“我們定了5000萬噸的規模,把品質、技術、環境都做好,其他板塊我們幾乎都慢慢退出。”

      深受貿易戰、國際復雜關系影響的還有利亞德集團,利亞德是一家以智能顯示起家的企業,LED顯示是全球第一,現在的業務板塊分為智能顯示、智能景觀量化、文旅和VR。據利亞德集團董事長兼總裁李軍透露,利亞德本身是國際化公司,有30%的業務在境外,去年銷售收入在境外是27個億,今年受疫情影響,整個海外業務下降30%。

      “這個不確定性是企業掌握不了的,包括大國關系什么時候正?;?。我們感覺壓力很大,現在的狀態是出不去、進不來。”李軍說。

      5

      李軍

      國際關系的復雜引發的不確定性,對于華鐵股份董事長宣瑞國來說也可以變成確定性。

      由于上半年整個交通陷入停擺,對整個鐵路行業的投資毫無疑問會帶來一定的不確定性,尤其是跨國投資收購。

      “2016年我在德國收購了一家百年的企業德國BVV集團,是全球最大的做高鐵車輪輪渡的公司,不僅供中國市場也是歐洲主要德語區國家幾乎100%的市場占有者。但是在這次疫情當中,我們周邊的經營環境遇到了極大的挑戰。”所幸的是,由于兩個競爭對手一個停業三個月,一個停業四個月。中國出現疫情早,華鐵把中國的做法推到了歐洲,把不確定性變成了確定性,全年反而出現了供銷兩旺的局面。

      6

      宣瑞國

      華鐵股份是為高鐵車輛提供全方位零部件服務的企業,在高鐵車輪輪軸、座椅、給水衛生和備用電池等幾個方面是國內最大的企業。同時還有二十多個品類的產品,提供在中國高鐵的主要產品上。

      “我們的確定性非常明確,我們面對中國最大的消費市場和人口市場,龐大的市場對高鐵、對鐵路運輸的需求是巨大的。2020年頒布了《交通強國的綱要》,同時鐵道部也第一次在新型綱要當中提出了建設7.2萬公里高鐵的發展綱領,這為我們整個全國從事高鐵行業的人提供了極大的確定性,我們可以預期未來十年,在未來兩個五年計劃當中,中國的高鐵會一直向前。”宣瑞國稱。

      最大的變量

      對于投資人來說,總能對行業里的變量有著異常敏銳的感知,“以前的千團大戰最后就跑出來幾個,其實很多就沒了,現在的社交電商,很多人在做,最后很多人都可能顆粒無收。”漢能投資集團董事長兼CEO陳宏表示,投資行業就是要在不確定中尋找確定性。

      7

      陳宏

      而這些不確定對于投資者來說則意味著變量,而對于傳統企業來說,更大的變量在行業、在產業、在市場中。

      北新建材董事長王兵坦言,最大的變量在行業的生態。北新建材是一家央企的上市公司,主營業務是綠色建筑新材料,目前石膏板業務是全世界規模最大的。同時進軍了防水材料和涂料產業。

      王兵表示,進入防水行業和涂料行業后,發現這兩個行業很復雜。之所以說最大的變量在行業生態,是因為王兵發現好的行業生態才能持續有競爭力。

      “任何一個行業它的核心競爭力是產品、技術、質量。有些企業是靠墊資、靠欠款來換取訂單,甚至是用股權換市場。這就會導致很大的問題,誰去關注產品的質量、技術、性能呢?最后會變成劣幣驅逐良幣,或者說導致所有的企業都沒辦法按照企業的規律和邏輯去進行投資和研發,不重視質量,所以這是我們所處的行業最大的變量。”

      對于利亞德總裁李軍來說,最大的變量在于日新月異的市場環境。據李軍觀察,LED顯示行業最大的變量就是大企業開始進入了,“疫情來了之后,大家開始通過視頻會議辦公,視頻會議的需求量爆增。5000萬個會議室如果用LED或者大液晶就是50萬個,1個20萬的話也是1000億,非常大的市場,所以大家都紛紛進入LED顯示行業和視頻會議系統行業。”這里面出現了幾個知名的身影,有三星、??低?、京東方等。

      李軍認為,促進這個行業的整合重組已經開始,這對利亞德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變數,但也是非常大的機會。

      “大家看液晶電視,全國不超過10家,這么大的行業不到10家。那為什么LED顯示上百家呢?說明這個行業還沒有整合到位,前三名占了60%的市場是非常有必要的,而且是一種必然,是一種市場規律的表現。所以這個市場的變數來了之后怎么抓住機遇,對這個行業是個機遇,對利亞德本身也是個機遇,”

      今年在招商引資方面感受頗多的趙威,對“變量”也有深刻的感受。華夏幸福主要圍繞核心都市圈布局產業新城,圍繞產業新城做產業發展的相關工作,主要包括在產業定位、區域研判、金融支持及企業選址等方面提供專業服務,打造良好的產業生態。

      8

      趙威

      在趙威看來,當前有兩個變量:一是很多區域的產業定位比較雷同,說不清所在區域有什么明顯競爭優勢,給招商引資工作造成無所適從和標的不明確的問題。

      趙威解釋稱,“針對這類問題,我們往往會將產業定位延伸到五級甚至六級產業目錄,將招商賽道打開,將產業定位顆粒度進一步細分。有了明確的分類、明確的招商對象,才能匹配對應的招商政策和資源。”

      第二個變量是今年的各種不確定性。“今年發生的很多情況,催生了很多產業的整合、結構的變化。在招商引資過程中,要更多關注產業生態的打造、產業集群的成型、以及產業整合的機會。要研究行業及區域的整體產業發展未來趨勢,才能更好地指導招商引資,促進區域產業生態的形成。”

      面臨的困難

      在聊到所在行業當前面臨的最大的困難時,幾位參與論壇的企業家不約而同地說起了融資難這件事。

      陳作濤表示,“民營企業的融資成本、融資通道,實際上這是個老問題,如果說連這些行業領軍的上市企業融資成本都一直居高不下的話,中國實體經濟壓力就可想而知了。”

      在海外投資過程中,宣瑞國也有切身感受,“我們在對海外的投資當中,對接的項目相對來說比較小,作為民營企業,我們很難得到國家主體金融機構的支持。”

      漢能投資集團董事長兼CEO陳宏認為實體經濟融資有兩種方式,一個是從銀行貸款,另外一種是股權投資。

      在陳宏看來,傳統企業有兩個問題:第一,一些傳統企業的CEO們,對接受股權融資、把股權給別人很不情愿,“所以等到出問題的時候公司沒了”。第二,投資人更愿投資頭部企業。

      據陳宏的多年經驗來看,“為什么在新經濟行業里,像互聯網行業,包括新組建的消費品牌,他們的融資量非常大,同時企業又發展得很好,負債率又很低。我覺得很大的原因在于,這70%左右的VC和PE的投資都投到了這些新經濟里面的互聯網企業、科技企業,而很少有人把錢投在傳統企業里。”陳宏說。

      陳宏舉例稱,“就像貝殼,貝殼從今年起到現在融了80億美金了,它的市值已經超過萬科多少倍,但是它沒有什么負債,輕松上陣,很多地產商是負債累累,怎么跟它戰斗?所以資本在這里邊起了非常好的作用。”

      同時,陳宏在走訪一些優秀企業后發現,有些企業市值一直起不來,但是它內部有非常好的科技,如果做拆分,這部分業務市值可能會遠遠超過母公司,這就是尋到了資本。如果把撐不住的資產賣掉,重新把資金拿回來發展主業,為何不可呢?

      “作為一個CEO來講,我們告誡CEO一定要關注資本市場的變化,別埋頭干事。”陳宏稱。

      擁抱變化,在不確定性中尋找確定,是實體經濟企業未來逃不掉的課題。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微信圖片_20201207081043

      18禁网站
    2. <pre id="beps9"></pre>
    3. <p id="beps9"><strong id="beps9"><xmp id="beps9"></xmp></strong></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