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 id="beps9"></pre>
  • <p id="beps9"><strong id="beps9"><xmp id="beps9"></xmp></strong></p>
    1.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以嶺藥業回應王思聰:從未表示世衛推薦連花清瘟

      2022-04-18 09:39 | 作者: 陳睿雅,米娜 來源:原創

      2f9fc09e426374594536f8925ee4ac9d

      以嶺藥業稱,與鐘南山院士為學術合作,鐘南山院士未因此取得過任何勞務報酬,更非以嶺藥業的投資人。

      王思聰向證監會隔空喊話,希望嚴查以嶺藥業的第二天,4月14日,以嶺藥業跌停,最終報收35.99元/股,當日市值蒸發67億元。到了第四天,以嶺藥業相關負責人向《中國企業家》表態:公司從未在任何場合表示‘世衛組織推薦連花清瘟’”。

      事情緣起于4月13日,普思資本創始人王思聰在微博上轉發了一則視頻——《世衛組織“推薦”連花清瘟,誰告訴你的?》,他在轉發語中寫道,“證監會應嚴查以嶺藥業”。此言一出,立刻引起輿論發酵,13日下午,王思聰刪除了評語,僅留下“轉發微博”四個字和上述視頻。

      當天下午,以嶺藥業證券部工作人員對媒體表示,“關于微博上所傳的消息,請指出具體的問題與源頭。不能因為王思聰三個字,就隨意提出疑問。”

      王思聰為何提出嚴查,希望嚴查什么問題?外界尚不清楚。但從他轉發的這則視頻來看,矛頭直指連花清瘟究竟是不是世界衛生組織(簡稱WHO)推薦的用于治療新冠的中成藥。

      對此,上述負責人解釋稱,WHO認可的是包含連花清瘟在內的中醫藥對于新冠肺炎的療效。記者隨后在WHO官網上,查詢到一份今年3月22日發布的會議紀要,題為《世衛組織關于傳統中藥治療COVID-19的專家評估會議》。其中一位專家援引一則有關連花清瘟膠囊用于治療新冠的療效及安全性的論文,文中稱,一項多中心隨機對照試驗在中國9個省、23家醫院、284個病人之間展開,實驗結果顯示,服用了傳統中藥膠囊的新冠病人,比沒有服用該藥物的病人更快康復。會議紀要中還提到,與會專家建議WHO,鼓勵成員國采用融合傳統藥物的方法來治療新冠。

      WHO是否將連花清瘟作為新冠治療推薦藥物,并沒有在該會議紀要中得到體現。而根據《世界衛生組織中醫藥救治新冠肺炎專家評估會報告》,里面提到的原話是——鼓勵世衛組織會員國在其衛生保健系統和監管框架內考慮使用中醫藥治療新冠的可能性。

      2020年初,武漢新冠疫情暴發。當年4月,連花清瘟膠囊處方藥就被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批準用于治療輕型、普通型新冠肺炎。作為國內唯一生產連花清瘟藥物的企業——以嶺藥業逐漸為國人熟知,該公司也擁有中藥連花清瘟的獨家專利。

      今年1月初,香港第五波疫情暴發后,有消息稱連花清瘟被大規模使用。而今年3月,上海疫情暴發后,很多居家隔離的上海市民,都收到了分發的連花清瘟膠囊和顆粒,連花清瘟成為這次上??箵粢咔榈念^號主力藥物。但隨著連花清瘟“出圈”成為抗擊新冠的“神藥”,圍繞它是否真的有效的爭議也在逐漸增多。

      連花清瘟曾多次被鐘南山院士推薦用來治療新冠肺炎,并聲稱在抑制新冠病毒方面有作用。上述負責人對記者表示,鐘南山院士與以嶺藥業雙方為學術上的合作關系,鐘南山院士未因此取得過任何勞務報酬,更非以嶺藥業的投資人。多位權威專家認可連花清瘟針對新冠病毒的療效,是基于連花清瘟開展的一系列基礎與臨床研究結果。

      74b03038778a7d4ccf5259839589dc54

      來源:視覺中國

      就在王思聰炮轟以嶺藥業之前,馬云也成為了以嶺藥業第七大股東。

      以嶺藥業2020年中報顯示,馬云進入該公司十大股東名單,持股458.03萬股。等到了2021年三季度,馬云在一年多內增持了279.34萬股,持股數達737.31萬股,一躍成為公司第七大股東。隨著股價的增長,馬云或因此獲利頗豐。有投資者在互動易上對此事進行詢問,4月7日公司回應道,其“未掌握阿里馬云先生的相關詳細信息”。

      今年以來,國內新冠疫情依然嚴峻,以嶺藥業股價從2020年初的8元漲至如今的35.99元/股,漲幅約4倍。截至4月14日,以嶺藥業市值達到668億元,已經超越同仁堂和白云山,位列片仔癀和云南白藥之后。

      生于SARS,盛于新冠 

      以嶺藥業在2003年SARS暴發期間研發出了連花清瘟。該中成藥隨后在流感、新冠引發的疫情中逐漸走紅。

      “連花清瘟其組方原為治療流感的經驗方”,以嶺藥業上述負責人稱,“流感和SARS、新冠均屬于中醫‘瘟疫’范疇,具有相似的癥狀表現,因中醫學的辨證論治首先基于臨床癥狀特征進行組方用藥干預。”

      資料顯示,2009年,甲流疫情蔓延,連花清瘟膠囊銷售量從2008年的1.76億粒突然增至13.82億粒。但甲流疫情逐漸退去后,連花清瘟膠囊銷售量隨之走低,2010年僅2.01億粒。

      新冠疫情暴發以來,連花清瘟產品再次走俏。據公司財報,2020年,在零售終端,連花清瘟膠囊在感冒用藥/清熱類銷售額排名第一;2020年上半年,連花清瘟產品在公立醫院市場中成藥感冒用藥銷售排名第一,市場份額37.9%。

      據以嶺藥業2020年財報,該公司產品在全國10萬余家醫療終端,30萬余家藥店終端形成了規模銷售。一位縣城的藥店經營者對記者表示,2020年新冠剛開始暴發時,顧客從抖音了解到這款中成藥可以治新冠,前來購買的人挺多,當時這款藥需要實名才能購買。

      從成份上看,連花清瘟膠囊用到了連翹、金銀花、炙麻黃、炒苦杏仁、石膏、板藍根、棉馬貫眾、魚腥草、廣藿香、大黃、紅景天、薄荷腦、甘草共13味中草藥。其中,連翹、金銀花、魚腥草在內的多味配方,都有清熱解毒的功效。

      但目前,并非所有海外國家都能接受連花清瘟產品入關,例如新西蘭、瑞典。據我國駐新西蘭(庫克群島、紐埃)大使館官網刊文,該藥含有新西蘭法律明文規定的受管控藥物成分,新政府將其列為違禁藥品。而瑞典海關則禁止連花清瘟入關,認為其活性最高的成分是薄荷醇,不認可其對新冠治療有效。

      對此,上述負責人回應稱,連花清瘟產品并未在有關媒體報道的歐洲某國家進行藥品注冊,亦未向該國進行出口銷售,目前公司并不掌握媒體報道的該國海關限制進口及其所檢測藥物來源的具體情況。

      早在2009年,以嶺藥業開始布局國際制藥產業。目前,連花清瘟已在泰國、加拿大、俄羅斯等20余個國家注冊獲批上市,實現銷售。

      6ab4ba766ca30a1db4bf105fdb320749

      來源:視覺中國

      據聯合早報,在新加坡,該國僅批準連花清瘟作為緩解傷風感冒癥狀的中成藥在本地銷售,未批準它用于治療或減輕冠病癥狀。

      美國FDA臨床研究是醫藥類產品海外自證的重要路徑之一。2015年12月,連花清瘟膠囊獲準進入美國FDA二期臨床研究。如今,六年多過去了。記者從以嶺藥業了解到,上述臨床試驗研究目前還處于數據統計分析階段。

      “百億院士”的家族

      若無特殊情況,現年73歲的以嶺藥業創始人、董事長吳以嶺,下周二(4月19日)上午,將來到河北石家莊市新石北路385號,在河北以嶺醫院絡病門診出診。這家醫院的前身是石家莊開發區醫藥研究所附屬醫院,吳以嶺于30年前創立了它。多年來,吳以嶺一直抽出時間出門問診。

      網上有一種說法,吳以嶺的掛號費至今仍是8元。對此,上述以嶺藥業相關負責人告訴《中國企業家》,該門診掛號費自2008年至2015年為8元,2015年以后掛號費為30元。

      作為連花清瘟的發明人,吳以嶺還擁有中國工程院院士、中醫心血管病專家、河北醫科大學學術副校長、教授、博導等諸多頭銜。

      2011年7月,以嶺藥業正式登陸A股中小板,吳以嶺身價接近50億元,一舉超越袁隆平,被稱為“A股院士首富”。胡潤發布的《2020胡潤全球富豪榜》顯示,吳以嶺家族擁有15億美元財富,折合人民幣約105億元,因此吳以嶺又被稱為“百億院士”。 

      截至2021年三季度,十大股東中,以嶺醫藥科技有限公司的大股東為吳以嶺院士,持股31.53%;其子吳相君,持股20.81%;其女吳瑞,持股2.34%;其姐吳希珍,持股0.36%。四人為一致行動人。

      其子吳相軍于2013年,以嶺藥業上市的第三年,從父親手中接班,出任公司總經理。據《中國高新科技》報道,吳以嶺生于1949年,河北省故城縣人,他的父親是中醫醫生。

      與吳以嶺從醫然后經商的經歷有所不同。吳相軍2004年從英國赫爾大學工商管理專業畢業后,加入了以嶺藥業。他先后擔任過公司營銷中心總經理、公司常務副總經理兼營銷中心總經理。

      以嶺藥業創立30年,其中成藥連花清瘟膠囊/顆粒最為外界熟知。

      受新冠疫情推動,以連花清瘟為代表的呼吸系統類中成藥助推以嶺藥業的業績逐年攀升。僅2020年,以連花清瘟為代表的呼吸系統類中成藥就從2019年的17.03億元增長至2020年的42.55億元,同比增長了149.89%。

      2019年至2021年9月,以嶺藥業的營收分別為58.25億元、87.82億元及81.12億元,凈利潤分別為6.07億元、12.19億元及12.24億元,2020年及2021年三季度分別同比增長100.95%及20.43%。

      連花清瘟背后的商業帝國

      吳以嶺1992年投身創業,10萬元起家,創建了石家莊開發區醫藥研究所附屬醫院(河北以嶺醫院前身)和石家莊開發區醫藥研究所黃帝制藥廠(以嶺藥業前身)。19年后的2011年,以嶺藥業在深交所上市,成為河北省第一家登陸國內A股市場的中藥企業。

      迄今,以嶺藥業的研發管線已囊括心腦血管病、糖尿病、呼吸、腫瘤、神經、泌尿等六大發病率高、市場用藥量大的疾病。

      新冠疫情暴發前的2019年,以嶺藥業的心腦血管類產品是公司的第一大營收來源,占總營收比重為53.15%。據悉,心腦血管類產品方面,通心絡膠囊、參松養心膠囊、芪藶強心膠囊均為國家重點新產品、國家醫保甲類品種、國家基本藥物目錄品種,被廣泛用于缺血性心腦血管病、心律失常、慢性心衰等疾病。

      疫情暴發后,呼吸系統類成為第一大營收來源,占總營收比重達到48.46%。 

      141cc77c2548a93d65a9871c7c6d2666

      來源:2020年以嶺藥業財報

      一位以嶺藥業前員工告訴記者,中藥企業其實都是在諸多質疑聲中成長起來的。

      而以嶺藥業2016~2021年前三季度研發投入金額分別為2.4億元、2.6億元、3.6億元、5.2億元、7.4億元、5.38億元。

      國金證券認為,2022年至2023年,預計海外市場放量、國內觀察期及輕中癥患者增長、以及潛在的居民自備需求將會成為以嶺藥業連花清瘟新的增長點,連花清瘟在2022年至2023年的銷售額將達到43億元、47億元。 

      那么,王思聰憑一句話就能撼動這一商業帝國嗎?

       

      參考資料:

      《王思聰向證監會舉報連花清瘟膠囊生產廠家、上市公司以嶺藥業》,Career In 投行PEVC

      《王思聰稱證監會應嚴查以嶺藥業 公司回懟:請指出具體問題》,銀杏財經

      《連花清瘟真是抗疫神藥?》,聯合早報

       

      值班編輯:姚赟  審校:譚麗平  制作:胡楠楠

      18禁网站
    2. <pre id="beps9"></pre>
    3. <p id="beps9"><strong id="beps9"><xmp id="beps9"></xmp></strong></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