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 id="beps9"></pre>
  • <p id="beps9"><strong id="beps9"><xmp id="beps9"></xmp></strong></p>
    1.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一年成立2.2萬家,露營的生意太卷了

      2022-05-06 14:44 | 作者: 胡楠楠,米娜 來源:原創

      fd171bc084d4659718409c498592bca0

      未來露營行業存在的最大風險點是目前過高的熱度帶來的——完全“性價比邏輯”的品牌內卷。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胡楠楠

      編輯|米娜

      頭圖來源|視覺中國

      剛剛過去的五一,露營如野火燎原般席卷了全國。而在去年此時,露營還是一項主要局限在露營基地內的小眾活動。

      隨著露營的爆火,一些心動的創業者想入局。“目前露營基地發展都比較早期,還沒有頭部的大公司,我覺得這是個機會。”一位最近想入局露營基地的連續創業者李亮對《中國企業家》表示。不過他也擔心,目前政策不明朗,擔心后續會出臺行業限制性措施。

      由于露營基地是一個重資產、回報周期長的生意。即使露營很火,但競爭激烈,一些露營基地也只保持了微利。據華西證券研報披露,2021年1月至10月,網紅露營基地品牌大熱荒野營業收入為1096萬元,凈利潤為10.21萬元,凈利率僅為1%。

      大熱荒野創始人也曾在采訪中表示,一個營地的前期投入在百萬元左右,單個營地需5到6個工作人員,加上運營、客服、售前售后、電商、投放等,一年人力成本就超過50萬元。目前,大熱荒野在全國運營營地數量已超過20個,分布于三亞、北京、上海、嘉興、廣州、惠州、珠海等地。

      而且,露營作為目前旅游業唯一逆勢增長的細分市場,同樣存在淡旺季。拿北方來說,適宜露營的時間也就7個月,從4月到10月。“淡季也要給員工發工資,7個月要賺到12個月的錢,以目前爆火的狀態,露營地是個能賺錢的生意,但也并不是個賺快錢暴利的生意。”一位資深旅游行業人士表示。

      對此,同程研究院首席研究員程超功對《中國企業家》表示,現在入局做露營營地還有機會。只要選對一個有足夠活力的城市群,像北京京郊、上海周邊等,以及能拿到價格合理、位置合適的土地。

      daeba7ae66dfd776a21023fa75e1c0b0

      來源:視覺中國

      五一前的火熱銷售,也導致露營裝備缺貨的狀態還在持續。記者發現,現在淘寶上探路者、迪卡儂等官方旗艦店里,部分熱門款式帳篷仍顯示缺貨。

      裝備銷量暴增背后,是更多國產戶外品牌在崛起。2020年中開始至今,露營裝備大賣。“受益較多的是國內相對大的出海為主的露營產品公司,因為有比較好的供應鏈基礎,而且性價比高。很多小白用戶嘗鮮會首選這些,目前國內銷售較好的多是產品同質化但還稱不上品牌的一些線上‘廠牌’。”戶外生活方式品牌ABC Camping 創始人孫金旦對《中國企業家》表示。

      據孫透露,在國內比較傳統的戶外店,露營產品的占比非常少,都以戶外服飾為主,中國本土也幾乎沒有以露營為核心的品牌。有專門制造露營產品的公司,但都以出海為主。但現在,這些“小眾”國產品牌,開始不斷在崛起,這也是露營產品市場長期的發展趨勢。

      但孫金旦也坦承,在露營裝備方面,未來行業存在的最大風險點,是目前過高的熱度帶來的——完全“性價比邏輯”的品牌內卷。如果沒有正確的對露營文化的宣傳和引導,市場越大,劣幣驅逐良幣,就越難出現真正把產品做好的品牌。

      露營“走下神壇”大眾化

      “給我一張毯子,一頂帳篷,我就能在公園草地上躺一下午。”在北京工作的90后上班族白琮說。露營正從精致露營的打卡體驗慢慢發展成為一種大眾生活方式,也不再局限于90后、00后的年輕人,70后、80后等也正成為露營大軍的主要消費人群。

      疫情暴發后這三年催火了露營。據企查查數據顯示,目前我國現存露營/野營相關企業9.3萬家。2020年注冊量為1.4萬家,2021年注冊量為2.2萬家,同比增長了55.2%。2022年前四個月,露營相關企業的注冊量是0.7萬家。而露營/野營已成為這屆年輕人中當下最流行的休閑娛樂方式,沒有之一。

      行業崛起的另一標志是風投資金也在不斷入場。2021年11月,露營品牌“大熱荒野”連續獲得兩輪超千萬元人民幣融資,今年3月份,連鎖營地品牌嗨king野奢營地獲百萬天使輪融資,估值達數千萬元等。

      與此同時,在二級市場上,露營概念股在股價和業績上也反映了市場的火熱。截至5月5日收盤,露營概念股全線上漲,其中際華集團、三夫戶外、浙江永強、牧高笛等4股漲停。而此前牧高笛發布的2021年年度業績報顯示,過去一年公司營收和凈利潤雙增。2021年營業收入9.23億元,同比增長43.6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7808.91萬元,同比增長69.85%。公司表示,營業收入與凈利潤保持較好增長主要因為國內外露營市場需求增長。

      從去年大火的露營基地,到今年郊野公園遍地的帳篷,露營正慢慢“走下神壇”,脫下了“小眾”的外衣。

      最開始,是一些小資網紅選擇在小紅書上分享露營的打卡照,這種風潮逐漸成為一種被稱為“新旅行”的生活方式,“新手露營指南,花最少的錢把氛圍拉滿”……5月6日,記者搜索小紅書,發現與露營有關的筆記內容已累計達365萬多篇。而通過露營去拍照打卡,則成為了很多人想去體驗露營的初衷之一。

      8b4ff9f03f93bbc0b7706fd688f17fd2

      攝影:胡楠楠

      5月5日下午,記者走訪了北京阜成門的三夫戶外門店。店員向記者介紹,“如果你想露營,這款拍照好看,賣的也最好。”他指了指里面那款鵝黃色的,像房子樣的帳篷。“那款呢?”記者指了指門口的小帳篷。“那款拍照不好看啊,是徒步的帳篷。”店員說。

      “去年夏天,露營就火了一陣。當時好多朋友在朋友圈發了露營打卡照。不過由于營地火爆需要提前預訂,我嫌人多,就一直沒去體驗。”在北京工作的95后劉宇說。

      而在此前,劉宇也有過一次露營的經歷。2020年五一,她就買了個帳篷,當時疫情剛開始,更流行的露營還是去山里徒步,順便扎個帳篷過夜。這是露營里相對冒險的一種方式。

      據了解,露營最早起源于歐美,在美國有發展較成熟的露營方式,如房車露營基地。在國內,房車自駕行業發展較慢,營地也不足,房車露營目前還是小眾市場。而露營在日韓興起后,逐漸衍生出了不同類別,大致可分為三種:傳統露營、便捷式露營和精致露營。

      去年開始爆火的露營就屬于后兩者。如大熱荒野主打“拎包入住”露營服務,消費者無需自己購買裝備,即可體驗露營。這種便攜、拍照好看的新奇體驗引發更多90后、00后年輕人爭相拍照打卡。

      2020年雖然被業內稱為國內露營元年,但孫金旦對《中國企業家》表示,2019年到2021年,露營文化首先是在小圈層盛行,以設計師、KOL、時尚達人為主,這部分人比較追逐中高端品牌。2022年開始,隨著露營文化的傳播,才開始在大眾層面流行起來。

      疫情后,跨省出行受諸多限制,周邊游玩、郊區游成為假期首選。飛豬發布的五一消費趨勢顯示,在低風險地區,“2小時度假圈”成主流,本地游訂單量占比達八成以上。

      程超功也表示,國內的露營相關企業多是在疫情暴發后成立,成立時間在3年左右。而北京這邊實際經營露營業務的企業,50%多是在近三年內注冊成立的。

      但與此同時,目前的露營基地及郊區民宿等休閑市場暫不能承載市民假期出行的熱情。據了解,京郊的部分民宿、露營基地等五一假期前都早已爆滿。途家4月22日發布的數據顯示,平臺上北京地區民宿“五一”訂單預訂量比2021年同期增長一倍。其中京郊民宿預訂量占“五一”期間全市民宿預訂總量的90%以上。

      原創露營裝備品牌稀缺

      露營熱,也帶火了背后的露營裝備企業。程超功表示,露營市場90%相關企業是在做露營裝備等相關業務,包括裝備生產制造和售賣租賃等,露營基地的運營方大概只占10%。

      在資本市場上,露營裝備相關企業也頗受歡迎。4月6日,國內戶外裝備品牌挪客Naturehike完成近億元融資,由鐘鼎資本獨家投資。挪客成立于2010年,上述融資是公司首次接受外部投資。而4月12日,成立僅兩年的從事戶外裝備、設備零售業務的ABC Camping獲數百萬美元投資,青山資本獨家投資。目前公司已擁有5個線下店,分別位于杭州、上海、蘇州、沈陽,并且在千島湖和宜興有2個露營體驗營地。

      受益于露營相關裝備銷量大增,“戶外運動第一股”探路者的業績也扭虧為盈。在2021年,公司營收12.43億元,同比增長14.42%,凈利潤5379萬元,去年同期則為虧損2.77億元。

      據京東五一消費趨勢顯示,從4月30日至5月3日,全國用戶購買野餐用品(成交額同比)增長181%,吊床類增長102%,帳篷/墊子類增長100%,燒烤用具增長41%。購買露營裝備的,從年齡段看,26歲~35歲的消費金額占總人群的48%;但是36歲~55歲人群增長更快,而且他們更傾向于購買大型、適合全家使用的裝備,客單價是平均值的1.9倍。

      6a8c1f44f66a1bb7e7685ae24feeb7dd

      來源:淘寶APP截圖

      目前,國產露營裝備的不同價位產品,選擇也在增多。在淘寶上搜索帳篷,探險者、駱駝、牧高笛等價位在200元~300多元不等。天幕的價格也基本在100元~500元之間。相比印象中動輒上千元的帳篷,目前露營裝備的價位能滿足基本的“露營裝備自由”。

      對于國內的露營裝備行業,孫金旦認為,“這個行業之前還在積累階段,現在入局做露營裝備創業仍有機會,正是創立優秀國產品牌的時機,目前市場上非常缺少原創性品牌。

      疫情加大了普通人對戶外的渴望,露營也正在經歷從小眾高端有門檻到走向大眾的過程,成為一種生活方式。

      在政策層面,目前也有好的信號出現。今年4月1日公安部新修訂的《機動車駕駛證申領和使用規定》中新增了C6輕型牽引掛車準駕車型,能夠更好地滿足群眾駕駛房車出游的需求,促進房車旅游新業態發展。

      數據顯示,2021年露營產業市場規模達299億元。預計2022年,市場規模將突破350億元。業內人士認為,疫情之下,露營作為一種替代性需求仍將呈現強增長勢頭。

      “在更多人體驗過這項活動后,會留下一部分真正喜歡的,行業也會逐漸往專業化發展。”程超功表示,“未來,一些規模較大的綜合度假區,里面會專門成立野營/露營區域,讓年輕人聚在一起聚會等,類似于地中海俱樂部,以及現在三亞、桂林的景區,都有這種模式。

       

      值班編輯:王怡潔  審校:張格格  制作:崔允琰

       

      對標研學產業龍頭企業

      頂級企業家、投資人、院士學者共學共建

      融入龍頭企業產業生態與中國企業家社群生態

      專精特新/高新技術/領軍制造企業家

      點擊下圖即可報名

      WechatIMG7 

      18禁网站
    2. <pre id="beps9"></pre>
    3. <p id="beps9"><strong id="beps9"><xmp id="beps9"></xmp></strong></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