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 id="beps9"></pre>
  • <p id="beps9"><strong id="beps9"><xmp id="beps9"></xmp></strong></p>
    1.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新奧王玉鎖:“干掉總部”后,企業怎么管?

      2020-12-11 18:23 | 作者: 王玄璇,周春林

      在“驚濤駭浪”的這一年,新奧做了兩件事。第一件事是練內功,用數智技術提升企業素質。更具突破性的另一件事是,從取消總部切入,全力推進數字化轉型。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王玄璇

      編輯|周春林

      頭圖來源|中企圖庫

      新奧集團董事局主席王玉鎖用“驚濤駭浪”來形容即將過去的2020年。

      12月7日下午,在由《中國企業家》雜志社主辦的2020(第十九屆)中國企業領袖年會上,王玉鎖分享了新奧在紛繁復雜的這一年內完成的兩件事。

      第一件事是練內功,用數智技術提升企業素質。包括用數智技術來織密安全網絡,打牢工程質量以及實現透明高效的采購。

      更具突破性的另一件事是,全力推進數字化轉型,取消總部,成立“新奧新智”,打造創值型基礎能力平臺,讓新奧各產業基于共同的基礎設施加快數智化轉型。“新奧新智區別于總部,它會有自己的商業模式、產品體系、核心技術和數智資產沉淀。”王玉鎖表示。

      新奧新智實施成功后,如果外部組織也想用這一平臺,新奧將會對外開放,輸出行業通用產品,真正成為社會性的產業智能物聯網開發平臺。。

      2020年9月,新奧集團完成一次重大重組,新奧股份收購新奧能源32.83%的股權,實現控股。“這是我的夢想,打造天然氣產業智能生態,讓新奧成為平臺運營商,把新奧做大做強。如果不重組,在兩個體系內匯聚數據和經驗開發算法模型,會出很多問題。”王玉鎖在今年11月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表示。

      這是王玉鎖在國內油氣市場化改革的關鍵時期,在全球能源數字化趨勢下的又一次主動求變。新奧成立以來的31年間,王玉鎖多次抓住歷史機遇,帶領新奧從廊坊市的一家城市燃氣運營商,成長為覆蓋天然氣產業全場景的企業。

      “我們這個年齡的人,一遇到復雜的問題都會用毛主席的一句話激勵自己,就是‘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F在國際環境紛繁復雜,好就好在中央政府為我們企業發展鑄造了一個安全的屏障,讓企業有了一個非常好的環境,來做好我們自己的事。”王玉鎖在演講最后說道。

      以下為王玉鎖的現場演講實錄,有刪改:

      站在庚子年年會的講臺上演講,自然而然會想到我們經歷了驚濤駭浪的一年。讓我想起明朝劉伯溫講的一句話,“十愁難過豬鼠年,甲子豐收庚子亂”。2020年的庚子年用“亂”字形容絕對不為過??梢哉f這一年黑天鵝滿天飛,灰犀牛到處躥,給我們帶來了非常難過、非常痛苦的感受。

      作為企業,經歷這么一個紛繁復雜的時期,大家都不知所措,而恰恰就在我們不知所措的時候,中央政府給我們指出了一條道路,就是做好自己的事。受到這樣的啟發以后,新奧也在紛繁復雜的環境下安心把自己的事做好。

      所以我們做了兩件事:第一件事就是練內功,用數智技術來提升企業素質。在這件事上,我們著重在三個方面開展工作。

      第一方面,用數智技術來織密安全網絡。

      新奧是做能源的,安全是我們最大、最基礎的工作。利用數智技術可以做到“橫向到邊,縱向到底”。所謂“橫向到邊”,是我們用視頻技術,在所有的場站、在建工程的現場都可以進行實時的數字傳輸和數字的智能分析。所謂“縱向到底”,就是我們可以將所有的設備借助傳感器,不管是計量傳感器、壓力傳感器、成分傳感器,甚至振動傳感器,把數字收集上來,經過后臺的智能分析,來預警一些風險。

      另一方面,用數智技術打牢工程質量。

      工程質量要想做好,原來完全是靠人盯人,效率低。數智技術讓我們實現從設計到工程建造、到整體驗收完全數字化,形成一個嚴密的質量管控體系。

      第三方面就是用數智技術來實現透明高效的采購,我們把消費互聯網的經驗通過物聯網的技術呈現出來,使得我們從質量、監控,到產品的比價,當然也包括整體的運輸跟蹤等都能實現可視化。

      這三個工作做完以后,我們相信通過這一年,用數智技術完全可以提升整體的企業素質。這是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是求突破。我們希望全力地推進數字化轉型,取消總部,成立“新奧新智”平臺。這是基于我們的中臺戰略,打造一個創值型的基礎能力平臺,希望通過平臺來支撐新奧所有產業的數智化轉型。

      我們在做平臺的時候,分析客戶需求時發現,產業互聯網時代的核心主體是產業,而產業最關注的是幾個方面:

      第一方面是保護數字主權。數字主權是產業互聯網繞不過的一個題目,必須要把主權問題解決。

      第二方面是順暢數字交流。只為了保護數字主權,不連接,數智時代是不可能到來的,所以必須要連接。

      第三方面是創造數字價值。其實就是從數據到智能的過程,創造數字價值的核心就是做好數字價值的分配。所以讓大家共同建立產業智能,共同分享智能帶來的收益。

      第四方面,提供數字服務。ERP系統在企業發展初期或者說在工業發展階段確實給我們帶來了非常好的效果,對企業從管控、流程化管理等各各方面給予了支持。但是也給我們帶來一些諸如效率低下,員工熱情不高等問題。所以現在數智時代需要把數據從ERP轉過來。當然,數字服務不僅僅是這些,還包括云的兼容等。最終,在我們的平臺上,為客戶提供一站式的服務。

      這是我們建立“新奧新智”時,對客戶需求的一個分析。

      有了這個分析以后,就確定了“新奧新智”的定位。

      首先是使命愿景。這里沒有延續新奧集團整體做產業的愿景,而是單獨把這個平臺做了一個定位:以物聯推動智能,用智能升級產業,成為產業智能生態運營商。

      這里面的關鍵詞有三個,第一個是“用物聯來推動智能”,也就是說沒有物聯形成的源源不斷的數據,智能其實是無米之炊。但是如果只有數據,沒有智能的話,數據就沒有意義;第二個是“用物聯升級產業”;第三個是“產業智能生態平臺”,所以我們講的是運營平臺,而不是只提供某一個產品。

      我們的業務思路是:“場景是基礎,物聯是關鍵,網絡是通路,數據是資源,智能是目的”,這里面更加強調數據和智能的關系,這是我們建立“新奧新智”的整體定位。

      此外,就是我們要做原點的組織創新。我們的賦能組織有了,這個企業怎么管?我們希望“職能賦能化、賦能產品化、產品中臺化”。以此來實現我們的“軟件即服務”。生態組織怎么做?我們確定了生態法則:客戶牽引,創值方存;依規而作,主動多贏;數換資源,平臺獲能。特別是“平臺獲能”,解決了原來強行的流程管理。

      最后,我們要全面推動業務的轉型,新奧從2014年開始做數字化轉型,我們做了很多的行業市場,我們在能源領域打造了一個泛能網、在健康領域我們打造了來康網。包括我們的新智認知,是基于原來做公安大數據,升級成to G(服務)等等。這些都有自己的業務場景,也有自己的線下業務的資源來支持。

      我們在做這件事的時候定了兩個目標,一個最高目標,一個最低目標。最低目標是通過“新奧新智”這個平臺作為基礎支持,使新奧所有的產業能夠實現數字化轉型。最高目標是基于我們自己的場景,如果做得很成功,我們就會對外開放,形成一個真正的產業智能的物聯網平臺。“新奧新智”區別于總部,它會有自己的商業模式、產品體系和核心技術,當然它也一定要有自己的數智資產來支撐發展。

      這是新奧今年做的兩個重要的工作。我們這個年齡,一遇到復雜的問題都會用毛主席的一句話激發自己,就是“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F在國際環境紛繁復雜,好就好在中央政府為我們企業鑄造了一個安全的屏障,讓企業有一個非常好的環境,來做好我們自己的事。所以我們有信心,我們應該更加從容地面對挑戰,以更加豪邁的氣魄來做好我們自己的事,迎接未來更大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