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 id="beps9"></pre>
  • <p id="beps9"><strong id="beps9"><xmp id="beps9"></xmp></strong></p>
    1.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徐早霞:8年領跑長租公寓賽道

      2022-05-20 16:51 | 作者: 周春林, 李艷艷 來源:原創

      人跟著你,讓你不斷去開拓新領域。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艷艷

      編輯|周春林

      頭圖來源|被訪者

      “我們從沒有面臨過這樣大的挑戰。”徐早霞對《中國企業家》感慨。

      3月初開始,安歆公寓在上海的100多家門店及店里的3萬多名住客,陸續都被“封住”了。如何應對這波來勢兇猛的疫情,作為創始人和CEO的徐早霞,以及她身后的這家以提供員工住宿為主業的公寓運營商,正在經受異常嚴峻的考驗。

      外部環境隨時充滿了不確定性,競爭也無時不在。去年底開始,居住行業的互聯網巨頭貝殼找房宣布“下場”,高舉高打干租賃。當年它直接打破了傳統中介行業的原有格局,此番又將矛頭對準租賃,集中式公寓的運營亦被視為主攻方向。

      強敵在側,安歆公寓會害怕嗎?

      “這個市場很大,優質運營商不多。貝殼的核心優勢是流量,但流量只是一個端口。”徐早霞說,租賃產業鏈很長,需要長期投入和運營。相比利潤較厚、投入較輕的中介買賣業務,租賃業務利潤更薄,投入成本也更高。她不懼怕競爭,“原來的成功不代表未來的成功”。

      安歆在布局的先發優勢和規模上的絕對優勢給了徐早霞定力。2014年,安歆公寓誕生,比業界公認的“長租公寓元年”整整早了3年。根據公開數據,8年來安歆的業務已拓展至全國27座城市,管理門店數量超過250家,床位數接近15萬張,已為2000多家頭部企業近百萬人次提供過入住服務。

      目前,安歆已走向“to B+to G”的雙輪驅動,是行業內承接政府項目最多、輕資產運營模式占比提升最快的玩家。除了住宿服務,安歆還提供資產管理、企業服務人力資源、產業配套、新零售等服務。這其中蘊含著安歆的轉型思路。徐早霞說,安歆要打造一個以企業員工住宿為核心的生活服務和成長平臺,她希望從“住”出發,構建一個全新的企業租住生態圈。

      微信圖片_20220520163837.jpg

      來源:全景網

      疫情之下,“發展”變成“維穩”

      疫情之前,徐早霞從來沒有如此長時間地“居家”過。這次讓她得以跟家人長期相處,比如陪伴孩子起居,“三頓飯都可以給他做了”。這段時間,徐早霞參與了自家小區籌集物資的志愿者隊伍,還報名去做了一名醫療志愿者。

      “居家辦公”也給她的工作生活節奏和企業管理模式帶來了全新改變。每天早晨7點半到8點半是她的鍛煉時間,既能帶來好的狀態又能解壓;完全線上的工作模式,則讓她重新思考如何高效地協同時間,輸出指令。

      在徐早霞看來,不管是內部的應急安全管理、組織和經營的抗風險管理,還是外部的物資供應協同、公共關系維護和科學防疫宣導,防疫壓力下的安歆正面臨多重挑戰。當務之急,就是如何解決公寓內所有住客的生活問題。

      “公寓有的是單間,有的是多人間,人員密度較大,管理難度也更高。其中很多人是外賣小哥等一線員工,他們個人周轉能力有限,而且公寓內不能做飯。還有些人沖在抗疫一線,防護要求會更高。”徐早霞很揪心,“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怎么去確保他們的生活?”

      就企業本身的經營節奏而言,“我們從‘發展’變成了‘維穩’。”徐早霞總結稱。

      她說,安歆原來只面向客戶,解決市場問題,而現在必須要在政府統籌下,做好保供和防疫工作,因此跟企業的互動更加高頻,“我們除了要關心企業員工的生活物資,還要關注他們的心理狀態,甚至是從方艙回來的人的安置問題”。

      由于疫情,徐早霞和團隊跟政府之間的對話也在變得更加多元。凡是與疫情相關的部門都要進行聯動,安歆也在其中承擔著更多的社會責任。最近這倆月,安歆上海區域的員工集體化身“半個大白”,高管也成為“線上運營官”,幫助維系門店的實際運轉。

      值得一提的是,安歆服務的一些企業級客戶,由于突然停業現金流斷裂,員工被迫失業。安歆也伸出了援手。徐早霞說,“我們提供了300~400個志愿者崗位,既能服務于防疫,也能滿足他們自身的生活需求。”

      “疫情發生的這3年,我們的戰略和節奏不斷被調整。”徐早霞說。

      “這幾年安歆給政府做了一些保租房業務,市場化門店有所減少,我們的便利店也做起來了。去年底,我們開始搭建自己的私域流量體系,正好趕上了上海這波疫情(應對)。”徐早霞說,“相比之下,有些同行沒做這樣的調整,疫情中有三分之一已經倒下了。”

      疫情讓安歆開啟了“全國一盤棋”的建設,徐早霞意識到,“要站在更高的維度上看問題”。據其透露,此次上海疫情發生的一周前,安歆就在做一些預防工作。“同時我們也在研究,我們布局的其他城市如果遇到疫情,上海經驗能否復制、要不要調整。”

      在她看來,作為一家to B的長租企業,安歆發展情況如何,跟其所服務企業的生存健康度密切相關。疫情之下,誰也不能獨善其身。很大程度上,是疫情刺激了安歆的戰略轉型。

      安歆服務著近2000家行業客戶,其中餐飲行業客戶接近一半,他們受疫情沖擊非常大。為了幫助所服務的企業客戶走出困境,安歆推出“搶班俠”平臺和共享員工模式,讓餐飲企業員工支援生鮮企業。“我們跟客戶是一種彼此賦能的共生關系。”徐早霞說。

      此次上海疫情傳播速度很快,防疫迎來系統性挑戰。徐早霞感受到,不僅企業自身的日常經營和管理發生了很多變化,組織層面也迎來很大沖擊。疫情讓她進一步反思了戰略的一貫性和適配性,以及組織是否足夠敏捷、應對得當。

      微信圖片_20220520163843.png

      來源:安歆官網

      創業路上,總會經歷考驗

      “那時候是一腔熱情,一股腦就扎進去了。”

      來自江西的“異鄉人”徐早霞,在上海創業之初將“求職旅社”作為起點。2013年的一次探親經歷,促使她改變了創業方向。三室一廳的房間里,住著30余名男生,污濁的空氣、雜亂的物品……若非親眼所見,徐早霞無法相信這樣的畫面竟發生在上海。

      那段時期,正值上海嚴厲打擊“群租房”。據親戚所述,有落腳之地才是他們的主要目標,環境等條件只能成為次要需求。徐早霞決定業務轉型,專注于幫助企業解決基層員工的住宿問題。

      “外地人來上海,租房是剛需。而且,群租房亂象也不符合生存邏輯。”徐早霞對《中國企業家》說,讓她更有自信的一點是,她曾管過病房。“從管病房到管宿舍,我是高維打低維。”

      創業前,徐早霞有著近10年的醫護經驗,先后任職過護士長和院辦主任。不僅接觸了病房和床位管理,還培養了她對制度、組織架構和工作流程的把控。因此,徐早霞在行業中首創了“安全對標校園、衛生對標醫院、服務對標酒店、生活對標智慧園區”的“體系化安全”與“精細化運營”體系。

      安歆公寓的成長過程,也曾經歷過嚴峻考驗。

      首先就是如何立身的問題。長租行業屬于新行業,以前有人把它歸類為社會群租房進行打壓。其實涉及多方利益,關乎社會民生治理。于是我下決心一定要跟政府部門對話,讓官方知道我們存在的作用和意義。”徐早霞說。

      其次是如何跟投資人對話。“原來我沒接觸過資本,現在知道自己跟他們長期短期是什么關系,他們需要什么,如何做預期管理。”截至目前,安歆已完成Pre-D輪融資。

      對于創始人股權被稀釋的問題,徐早霞說,股權首先代表著控制權,“如果你有足夠能力帶領團隊取得一個又一個的勝利,你的能力就是你的控制權”。其次股權關乎財富。“如果創業僅僅是為了奔赴財富,那就有些本末倒置了。”她認為,更大的財富是有一群人跟著你,讓你不斷去開拓新領域。

      此外,人才多元化亦是安歆發展過程中的關鍵命題。徐早霞認為,若一直使用單一行業人才,會有思維慣性,不利于跨越組織天花板。“早些年,我對互聯網的很多東西也不熟,怎么吸引他們是個難題。”

      微信圖片_20220520163902.png

      來源:安歆官網

      商業世界,女性力量與優勢

      復盤創業歷程,安歆的制勝法寶和核心競爭力是什么?

      “首先就是戰略清晰。”徐早霞說,安歆的戰略是根據行業發展、組織基因、未來挑戰以及存在價值來定的,始終以客戶痛點為中心。“比如,我們怎么幫政府分憂、怎么幫企業留住員工、怎么讓員工住得好的同時還能買到更便宜的好東西。”

      其次,組織能力需要適配戰略。“當戰略調整完后,我會花很多時間做組織管理。從組織機制和流程再造、文化搭建,到團隊激勵和績效機制,我基本都自己下場實操。”徐早霞稱。

      第三,堅持微利可持續,精細化運營的商業模式。“我們強調組織效率、供應鏈成本和高NPS(客戶滿意度)值,這為我們帶來了極低的獲客成本。”徐早霞說。

      第四是對自身發展節奏的把握。首先是融資節奏,目前安歆已完成8輪融資,為企業成長帶來新的資源和動力;其次是業務鋪排節奏,具體體現在多產品、多場景、多模式和多業態上;最后是人才引進節奏。自2018年起,安歆開始“跨界”招聘人才,吸引了天貓、美團、餓了么、麥肯錫、一號店等不同背景經歷的人才加入。

      創業這些年走下來,徐早霞越來越篤定。她感覺到,當自己帶領團隊取得一個又一個成功時,心力會越來越強,驚慌失措的時候也會越來越少。

      身為一名女性創業者,徐早霞說,原來這個群體相對較少,是外界認知和定位問題。比如,原來很多人覺得女性情緒控制不及男士,但要看是哪些行業。“其實女性的韌性和胸懷比男性更高,也具有天然的共情能力,大局觀也很強。”

      這些年來,看到員工成長是徐早霞最大的工作樂趣和成就感。“安歆大部分的基層員工都是普通人,他們沒有高學歷,也沒有高薪,卻做著最繁瑣的工作,最大的動力就是自己的付出被客戶認同。”

      面對艱難或消極時刻,徐早霞認為,負面情緒不能解決任何問題,關鍵是態度和方法。“辦法總比困難多,無非是代價多少。”

      每晚睡前,徐早霞都習慣抽出半小時做個“小復盤”。最近她反復在想三個問題:一是,疫情之下,安歆還有沒有更好的商業模式和結構。其次,自己是不是應該更加開放,讓同行知道安歆的經驗。最后一個是,“疫情過后,怎么去抱抱一線的員工”。

      徐早霞說,她是巨蟹座,上升星座是雙子座,經常會突發奇想。“我很兩面,既有理性和邏輯,也很小女人,喜歡精致有品位的生活。我再忙,也會記得對自己好一點。我會給自己買很多漂亮衣服,不會讓自己非常邋遢。雖然創業很苦,我也希望有儀式感地對待創業的生活。”

      她相信,未來的商業世界,會因女性而更加溫暖。

       

      新聞熱線&投稿郵箱:tougao@iceo.com.cn

      值班編輯:王怡潔  審校:張格格  制作:崔允琰

       

      1e78c8ad0b9d6f9e62d2eeb83bff2385

      對標研學產業龍頭企業

      頂級企業家、投資人、院士學者共學共建

      融入龍頭企業產業生態與中國企業家社群生態

      專精特新/高新技術/領軍制造企業家

      點擊下圖即可報名

      WechatIMG7


      18禁网站
    2. <pre id="beps9"></pre>
    3. <p id="beps9"><strong id="beps9"><xmp id="beps9"></xmp></strong></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