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 id="beps9"></pre>
  • <p id="beps9"><strong id="beps9"><xmp id="beps9"></xmp></strong></p>
    1.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后左暉時代,貝殼艱難守業

      2022-05-20 17:16 | 作者: 李艷艷,周春林 來源:原創

      微信圖片_20220520170646.jpg

      “做難而正確的事”,這是左暉生前常說的一句話??钙鹭悮ご笃斓呐碛罇|,既是接班人,又是守夜者,雖言“史無艱難”,但他沒有退路。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艷艷

      編輯|周春林

      頭圖來源|被訪者

      去年今日,左暉離世。

      “做難而正確的事”,是這位鏈家和貝殼找房創始人常說的一句話。作為中國居住服務行業的前瞻者和探路人,他提到的“正確的事”附帶的“困難”仍在考驗著貝殼。過去一年,這家“中國最大的房產交易和服務平臺”,正陷入前所未有的高壓之中。

      從美股“洄流”后,貝殼正式登陸港交所。在5月11日上午的“云敲鐘”儀式上,接棒者彭永東演講時,身后的背景板上印著左暉的頭像,以及他那句經典語錄。來自貝殼內部的說法稱,此次“回港”,更多是為了應對中概股環境劇變帶來的壓力。

      2021年堪稱貝殼的“水逆”之年。“靈魂人物”左暉病逝后,貝殼經歷了反壟斷風波、渾水做空、股東接連減持等一系列沖擊,同時面臨疫情反復、樓市調控升級、行業下行等不確定因素的疊加影響。即使貝殼的外殼再堅硬,成長軌跡也不免受到波及。

      “失去左暉的貝殼,失了定力。”一位不愿具名的行業資深人士稱。過去一年,貝殼平臺活躍用戶下降、規模增速放緩、業績虧損擴大;作為應對,貝殼進行的多輪大幅裁員和戰略調整亦引發爭議。“如果左暉還在,肯定也會調整,但大家應該不至于這么恐慌。”該人士稱。

      “老左是貝殼的創始人,公司內無論是一線業務還是職能負責人,大家都很認可老左。”一位曾在貝殼總部工作多年的員工稱。更重要的是,很多員工跟他一樣,對于左暉改變居住行業的初心深信不疑。“老左就是這個行業的人,他是一定要把這個行業和企業做好的。”

      作為左暉事業的“繼任者”,貝殼找房董事長兼CEO彭永東的氣質跟左暉有相同之處,但與很多傳統中介出身的高管又有不同。“S(彭永東)是做戰略出身的,身上的互聯網氣質更為明顯。相比老左更重人情味的一面,S更多展現出了理性和技術男的特質。”

      微信圖片_20220520171257.png

      攝影:鄧攀

      整個房地產市場的生態環境已然發生劇變。重重隱憂中,彭永東不僅要保證貝殼業務基本盤的平穩運轉,還要“翻越第二座山”,發力第二增長曲線,尋求生機。過去一年,扛起貝殼大旗的彭永東,既是接班人,又是守夜者,雖言“充滿挑戰,史無艱難”,但他沒有退路。

      左暉對于貝殼的精神烙印仍然深重。43歲的彭永東需要立足“后左暉時代”,為顛簸中的貝殼找到一些確定性。“2020年的關鍵詞是高光,2021年是艱難,2022年會是什么?我們希望是重生!”4月23日,貝殼成立四周年時,彭永東在個人朋友圈寫下這番話。

      “逆風”回港

      一顆隨時會被“引爆”的炸彈,終于解除了。

      4月底,貝殼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列入退市風險清單。當外界還在擔憂這家中概股公司將會如何保障其在資本市場上的安全時,5月11日,貝殼正式跨入港交所大門。“這波操作,簡直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位熟悉貝殼的人士對《中國企業家》感慨。

      在港開盤首日,貝殼報價30.854港元,開盤一度破發,市值報收1166億港元。

      此前一周,5月5日,貝殼(BEKE.US)發布公告稱,將以“介紹上市”形式赴港,同時保持紐交所的主要上市地位和交易,且不涉及新股融資,也無發售環節。由此,貝殼成為首家以“雙重主要上市+介紹上市”形式返港的中概股。

      無論如何,貝殼最終還是選擇了“回家”。兩年前的2020年8月,創始人左暉“云敲鐘”,帶領貝殼成功登陸紐交所。上市首日,貝殼股價漲超80%,市值達到422億美元。上市不到三個月,貝殼股價一路走高,最高觸及每股79.4美元,市值一度超900億美元。

      微信圖片_20220520170637.jpg

      2020年8月13日,貝殼找房在北京的云敲鐘儀式。來源:貝殼找房公眾號

      但此后不到半年,中概股迎來漫長的艱難時刻,被奉為“明星投資標的”的貝殼股價一路下行,如今市值已跌至155億美元上下。此外,貝殼還面臨日益嚴峻的經營壓力:去年下半年起,國內樓市調控加碼,市場持續低迷;年底,渾水發布做空貝殼的報告,稱其夸大交易數據。“內外交困”,有投資人士如此形容貝殼的生存境地。

      從美股“轉戰”港股,貝殼的選擇也是當前中概股生存態勢的縮影。

      截至美東時間5月9日,美國SEC名單上的“預摘牌”中概股數量已上升至116家,其中不乏華能國際、中國鋁業、嗶哩嗶哩、拼多多、36氪、騰訊音樂、攜程、小鵬汽車、京東、中國移動、網易、蔚來汽車、中國石油、科興生物等知名企業。

      今年4月,貝殼亦被劃入其中,引發市場擔憂。對此貝殼方面表示,一直在積極尋求可能的解決方案,以最大程度地保護股東利益,“……并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保持本公司在紐約證券交易所的上市公司地位”。因此,返港操作也被視為貝殼保持上市地位的“Plan B”。

      在中概股“回歸潮”中,貝殼交出了一份意想不到的答案。雙重主要上市,也已逐漸成為中概股回港新趨勢。除貝殼外,嗶哩嗶哩、金山云、名創優品與再鼎醫藥等已回港或正在回港途中的公司,紛紛表示將尋求港美雙重主要上市。近日,知乎已經完成此操作。

      與知乎回港首日大跌23.58%相比,貝殼是“幸運”的。至于接下來貝殼股價走勢如何,中國企業資本聯盟副理事長柏文喜解釋稱,“一方面和內地房地產市場能否盡快回暖及市場活躍程度有關,另一方面,也取決于貝殼自身的運營情況以及業務轉型能否成功。”

      “重生計劃”

      寒潮之中,與上市消息一同傳出的是貝殼降薪、裁員的消息。

      《中國企業家》從多位貝殼員工及相關人士處獲悉,這輪大規模人員優化自今年5月初就開始,裁員范圍涉及產研、運營、中臺等多個部門。有貝殼內部離職員工爆料稱,裁員以部門約談為主,包括轉崗及賠償兩種方案,部分員工拿到的賠償金額為“n+1”。

      多位來自不同部門的貝殼員工稱,平均下來,貝殼各部門的裁員比例已達50%。

      “五一假期結束后,公司內部的運營、財務和人力體系業務線率先啟動裁員談話;隔日,技術和市場公關條線的裁員也陸續展開,比例均在40%~50%左右。”有內部人士對《中國企業家》稱。甚至還有員工將這場組織調整比作“自殺式裁員”和“貝殼重生計劃”。

      近期還有消息傳出,貝殼數位VP級別高管或將離職,如品質運營副總裁葛靜、貝殼首席科學家葉杰平。一位貝殼產研條線內部人士表示,葉杰平離職的推斷為不實消息。“目前公司正根據市場情況進行架構調整,葉老師仍在負責推進AI的相關工作。”

      5月13日中午,葛靜發布個人朋友圈,澄清離職傳聞:“我在貝殼工作一切如常。”貝殼方面的資料顯示,葛靜于2011年加入鏈家,曾任鏈家人力資源總監、積分管理中心總監、鏈家網副總裁,現任貝殼副總裁,負責品質運營管理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這是貝殼自去年下半年以來,第三次傳出大規模裁員的消息。

      去年10月,貝殼開啟第一輪大裁員,主要涉及一線房產經紀人,合計優化總數超過3萬人,平臺職能部門(含地方)大約2000人。貝殼的中高管也面臨離職動蕩。

      據財報,截至2021年9月30日,貝殼經紀人共有51.55萬人;當年12月31日,降至45.45萬人,縮減逾6萬人。另一個數據是:去年下半年,貝殼減少了1830家門店。

      今年3月,貝殼再次開啟一輪大規模裁員,主要涉及二手和新房交易服務事業群,整裝大家居事業群與普惠居住事業群基本不受波及。貝殼內部人士透露,本次二手和新房交易服務事業群部門主管接到通知,人員優化比例為10%。

      針對此次裁員傳聞,貝殼在其官微平臺發布消息稱:受疫情防控常態化影響,貝殼各個城市公司根據當地市場情況及自身業務發展,進行組織動態調整,屬于公司組織常態化運營優化機制,不存在比例、數量等要求。

      一位曾在貝殼工作多年的員工解釋稱,連續裁員的直接原因是環境變化的應激反應,根本目的是降本增效,解決經營問題。在他看來,貝殼冗員現象非常明顯。“尤其是剛上市那年,貝殼快速擴張,有一陣子,新員工多得工位都擠不下,只能站在樓道里辦公。”

      微信圖片_20220520170632.jpg

      來源:視覺中國

      房價、教育和醫療,被稱為民生的“三座大山”。過去一年,壓力最大的房地產迎來了政策的全方位“洗禮”。受市場下行和房企暴雷所累,房產中介公司業績集體跳水,即便“龍頭”貝殼也無法例外。此前貝殼發布了2021年財報,業績由盈轉虧,全年凈虧損5億多元。

      更難的是,樓市陽春并未如期而至。貝殼研究院數據統計,2022年4月,全國重點62城商品住宅簽約面積累計同比下降44%,較3月跌幅進一步加深5個百分點。其中,鏈家業務核心城市上海,疫情導致整體市場交易慘淡。

      中信證券預計,由于2022年一季度市場仍在低谷,預計貝殼經營指標仍將明顯下降。貝殼亦坦言,預計2022年第一季營收在115億元至125億元之間,較2021年下降約39.6%至44.4%。由于相關行業的法規及政策的潛在影響,2022年可能繼續產生凈虧。

      “翻越第二座山”

      “跑通貝殼模式”是左暉賦予貝殼的長遠目標之一,而這也是貝殼的挑戰之一。

      在他看來,即便財務數據或經營數據做得比較好,也不意味著貝殼真正創造出了價值。此外,貝殼未來還有兩個挑戰:一是如何通過數據與技術,基于產業互聯網平臺對全產業鏈帶來巨大的進步與增值;另一個則是如何通過“先豎后橫”的方式去改造產業。

      “我們先豎著做,把整個產業從頭到尾、到交付,把它全都給吃透了,再用新技術把產業重新做一遍。”左暉說。在他看來,今天很多產業都存在這樣的機會,“我們要想辦法去做開放平臺,能否把大居住范圍內的一些新類目做下去,創造一些真正的價值?”

      “永遠的榮譽董事長”左暉已經遠去,“守業、拓業”的重擔落在了彭永東肩上。如何在房產交易的基本盤之外開拓第二增長曲線,改善營收結構和盈利能力,成為彭永東亟需回答的命題。他給出的答案是:嘗試拓展業務范圍,發力租賃、家裝、家居等領域業務。

      微信圖片_20220520170628.png

      攝影:鄧攀

      2020年年底,彭永東出席中國家居產業數字化峰會,演講題目是《新家居時代的長期主義》,他在演講中透露,貝殼有意在家裝、家居領域做一些新嘗試。

      2021年底,貝殼宣布進行“一體兩翼”戰略升級。其中,“一體”即房產經紀事業群,“兩翼”分別為整裝大家居事業群與惠居事業群。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貝殼港股上市儀式上,除了經紀人代表,還有一位整裝家居一線代表在列。

      面對“一體”行業寒冬,“兩翼”拓展重任在肩。4月20日,貝殼宣布,已完成對圣都家裝的100%收購,后者將成貝殼子公司。這筆交易的代價為39.2億元現金,外加0.44億股貝殼A類股票。圣都創始人顏偉陽也被委以重任,接管了被窩家裝,全面負責貝殼家裝業務。

      對于這次收購背后的意義,彭永東早前曾將其形容為“翻越第二座山”,而將家裝行業標準化是他“拓業”的第一戰。此前,他在貝殼2021年度業績會上表示,“貝殼在家裝業務上已經度過了從0到1的過程,而圣都將讓貝殼更快速地實現從1到100的規?;瘡椭?。”

      “今年貝殼家居家裝將在90個城市進行擴張。”貝殼CFO徐濤在貝殼去年四季度業績會上透露,“從長遠來看,兩翼業務將有效緩解和抵消我們核心業務在市場中的低迷,并從穩定環境中獲得額外收入,第四季度試點城市中,房屋交易賽道已為家裝業務貢獻三成客源。”

      “兩翼”中的另一半“惠居”業務被賦予了更多社會責任色彩。2021年底,貝殼找房成立惠居事業群,正式推出“貝殼租房”。今年2月,貝殼與樂灣公寓合作簽約,由貝殼租房投資共建的首個青年公寓項目在上海徐匯正式落地,目標是在今年提供10萬間房源。

      3月31日,借助在成都舉行的微光服務保障發布會,貝殼租房宣布戰略升級,租房業務被提至更高的戰略高度。貝殼找房副總裁、貝殼租房運營負責人張珊坦言,該計劃會帶來企業成本上升,但“消費者的信賴將降低企業運營成本”。

      貝殼租房與兄弟公司自如是否將形成業務重合、內部競爭?張珊認為,兩者之間更多的是互補關系。自如主營產品主要幫助業主房屋做品質升級,從而提高市場競爭力;貝殼租房主要是將市場上分散的房源轉為機構化長租房源,并提供專業管家服務。

      “現在全國大約有2.5億人租住在大城市里,這意味著,租住市場空間很大。”貝殼找房副總裁、貝殼租房戰略業務負責人宋春暉表示,貝殼希望幫助租賃行業真正進入微利、可持續的狀態,“我想這也是貝殼一直在尋找的答案,也是我們未來的目標。”

      不過,“兩翼”遠未成長為貝殼的第二增長曲線。從招股書來看,2021年,貝殼找房的新興及其他服務的收入為23億元,僅占同期總收入的2.9%。目前階段,貝殼找房的收入模式主要依靠房屋交易,但從去年第三季度起,貝殼線下門店和經紀人數量大幅縮減。

      內部經營層面,貝殼正在承受“周期之痛”。環顧外部市場,盡管房地產市場降溫,但對于貝殼來說,潛在對手也不少。最近這一年,互聯網巨頭諸如字節跳動和快手,房地產商諸如碧桂園、龍湖和萬物云,都在嘗試通過不同路徑,講出同一個線上線下“交圈”的故事。

      “后左暉時代”

      剛做鏈家的第一天,左暉把自己關到屋里寫了兩頁紙,內容涉及服務、流程及管理。多年之后翻出來,自己覺得還是有道理。為什么?因為還沒做到。“人走著走著,很容易忘了你為什么走著了。”每年,左暉都會找幾個高管坐下來,拿出那張紙看一看,思考如何調整。

      只是這一次,內外交困的貝殼,不再有左暉的指引。

      但左暉始終是貝殼的靈魂人物。這種認同,除了來自貝殼的在職員工,也包括對貝殼仍有歸屬感的前員工。它既包含對故人的懷念,也有對現狀的無助和不滿。貝殼在港上市當日,裁員消息曝出,有脈脈用戶發帖宣泄:“在老左大會上數次熱淚盈眶的我們老了,這里不再適合傻忠了。”

      從鏈家、自如、愿景再到貝殼,“做難而正確的事”或可概括左暉二十余年的創業生涯。對于彭永東來說,除了繼續守業、完成經營層面的增長目標,如何凝聚團隊,彌合文化層面由于創始人離世而帶來的斷裂,也正考驗著這位“接棒者”——即便是他一手參與締造的貝殼。

      微信圖片_20220520170407.jpg攝影:鄧攀

      放手讓彭永東他們去做事,是左暉對自己的定位。他在貝殼、自如、愿景等公司都沒有辦公室,但他與彭永東見面頻繁。在貝殼內部,他將自己的功能定義為“潑冷水”,還會幫彭永東“抑制欲望”。他希望扮演這種“找不痛快”的角色,推動組織不斷挑戰自己的邊界。

      “中國今天需要能在基礎品牌上生產滿足大眾消費者產品的企業。”這是左暉給貝殼定下的具有廣泛意義的目標。而行業懷念老左,更多出自他身上的企業家精神。這位不茍言笑的企業家,一次次突破了商業邊界和公眾認知的想象力。他的眼界胸懷和使命感,亦為對手稱道。

      一位曾與左暉有過多年工作接觸的行業人士評價稱,“從產業角度來講,他是真正做出了變革的人,他把中介行業從泥潭里拉出來,而且是在拖著病軀的情況下;從人性角度來說,他是個有大格局和超高人格魅力的人,坦承、真摯,以及在他盡可能的范圍內做到了善良。”

      “我記得,去年滿朋友圈悼念他的人,但凡是跟他有交集的,都能舉出來一兩個實際的溫暖的例子。”前述人士對《中國企業家》稱,不管是主動還是被動,我們以前對于企業家這個群體的印象和評價總是離不開財富,“但左暉是個例外,他尤其讓人敬重。”

      一位曾在貝殼工作多年的前員工評價左暉稱:“他真的把那些看起來是空話套話的東西落地了。所謂的‘長期主義’和‘難而正確’,這些真的很難落下去,但他傾盡全力去做了。”

      左暉是中國最大房產中介公司“鏈家”的老板,也是中國最大長租公寓運營商“自如”的實控人,他還創立了一家資產管理公司,名叫愿景集團。2018年4月23日,左暉又將一家名叫“貝殼找房”的居住服務平臺推到世人面前。而今,它是“中國最大的房產交易和服務平臺”。

      左暉生前的微信朋友圈更新,停留在2021年4月23日。那天,左暉轉發了“相信價值觀的力量、相信相信的力量!——寫在貝殼三周年”相關文章,并配文稱:

      “這個行業利益相關方非常多,政府、金融機構、消費者、平臺、經紀公司、經紀人、開發商、投資者……價值觀的梳理能幫助我們厘清這些利益相關方之間的關系,讓我們的事業更健康穩定地成長,我想這也是貝殼三周年能為行業做出的貢獻。”二十余天后,左暉辭世。

      坊間傳聞,早在2013年,左暉就被診斷出肺癌,之后經過治療得到初步控制。當時他和朋友說,希望能再活3年到孩子6歲,那樣孩子就能記住他。有圈內人士感慨:如果中國二手房產市場也有記憶,一定會記得這個和它一起從草莽時代披荊斬棘而來的人。

      新聞熱線&投稿郵箱:tougao@iceo.com.cn

      值班編輯:王怡潔  審校:張格格  制作:崔允琰

      1e78c8ad0b9d6f9e62d2eeb83bff2385

      對標研學產業龍頭企業

      頂級企業家、投資人、院士學者共學共建

      融入龍頭企業產業生態與中國企業家社群生態

      專精特新/高新技術/領軍制造企業家

      點擊下圖即可報名

      WechatIMG7

      18禁网站
    2. <pre id="beps9"></pre>
    3. <p id="beps9"><strong id="beps9"><xmp id="beps9"></xmp></strong></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