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e id="beps9"></pre>
  • <p id="beps9"><strong id="beps9"><xmp id="beps9"></xmp></strong></p>
    1.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400人被封工廠61天前夕,連夜搶128件睡袋

      2022-05-27 10:08 | 作者: 陳睿雅,米娜 來源:原創

      微信圖片_20220527094808.jpg

      “沒有誰能預見上海會被封控這么久,你成功和不成功之間最大的區別,就是你讓時間做你的朋友,很多時候我們成功不了,主要是因為沒時間了。”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陳睿雅

      編輯|米娜

      圖片來源|被訪者

      3月27日晚,上海浦東新區被全面封控前夕。

      復宏漢霖位于浦西工廠的生產負責人急忙趕去工廠附近的一家麥德龍,在賣場擁擠的人群中,他將僅剩的128件睡袋全部買走了。然后他迅速平分成兩份,分別送往復宏漢霖在浦西地區的兩家工廠:徐匯基地和松江基地。

      盡管浦西在四天后才正式封控,但復宏漢霖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張文杰擔心居住在浦東的同事在今晚過后就無法出門了。于是在當晚,兩家工廠的全體員工,陸續都收到了公司發布的封閉駐廠召集令——工廠進行封閉生產,你是否愿意主動報名,今晚趕來工廠。

      當晚9點,剛洗完澡的孫鵬收到通知后,選擇簡單收拾個人行李,立刻搭地鐵趕往徐匯基地。他是基地的一名純化技術員。

      孫鵬當時攜帶的衣物很簡單,在他看來,頂多在工廠住個五到十天,因為通知是這樣寫的——3月28日5時至4月1日5時,在浦東新區全區范圍實施封控管理;自4月1日3時起至4月5日3時,對浦西區域實施封控管理。那時的他怎么也想不到,封控時間會持續這么久,截至5月27日,孫鵬和近400名同事們已經在工廠住了61天。

      在孫鵬看來,主動報名是自然而然的事。“這是分內的事,我負責的純化環節之前,細胞已經培育了大約兩周,如果中斷,前功盡棄。而且我們基地生產的是抗癌藥,很多患者等著在用。”

      據了解,復宏漢霖的徐匯基地主要生產抗癌領域的單抗藥物,主要治療乳腺癌、淋巴瘤、肺癌、結直腸癌等。

      “我們盡一切所能,不能停工。”張文杰告訴《中國企業家》,這是因為生物制藥企業有其特殊性——生產中斷后就無法再從原地啟動。

      微信圖片_20220527094812.png

      張文杰

      他以其中的細胞培養環節為例,種子細胞復蘇到細胞擴大培育,周期大概是2周左右,而一個批次的藥物從細胞復蘇到最后放行出廠,整個周期需要60多天。“如果所有人員都撤離工廠,我們正在進行的細胞培養就全部要廢掉,之后又得重新從頭開始,這將直接影響到很多批次的藥物生產。”

      為避免停產,具有強烈危機意識的張文杰也提前做了很多籌備工作。上海暴發疫情后,在他的安排下,公司已經陸續購買40余萬件物資,這些物資都是專門用于駐廠員工生活所必需的物資,包括食品、生活日用品、防疫物品等。據了解,復宏漢霖在公司內部發動了一切能用的力量去采買,無論是采購部、行政人員,還是廠區的一線人員,都盡力去拓展渠道,幫助采購物資。

      閉環生產61天

      在封控期間,張文杰和他的管理團隊每天通過視頻和電話會議,與同事們討論各種工作。

      早在3月11日,他就開始向浦西兩個生產基地不停派駐員工,以應對越來越嚴峻的疫情形勢。到了3月27日,上海浦西封控前夜,公司又召集了一批員工進入兩個基地,使得駐廠生產的工作人員達到近400人。目前,除了十多位因個人特殊原因離開了工廠外,其他員工至今仍處在閉環生產的工廠里堅持工作。

      孫鵬的一位同事何林,跟他一樣在27日晚選擇返廠工作。當時何林的妻子離預產期不到一個月了,家里只有一位老人幫忙照顧。然而隨著工廠封閉的時間越來越長,何林非常憂心家里。到了4月中旬,公司幫他協調溝通,開具返家證明材料,最終讓街道同意他返家,他趕在孩子出生前順利守在了妻子身旁。

      封控的第三周,復宏漢霖曾召開過一次“高管面對面”的內部員工線上溝通會。在會議上,張文杰等高管和員工分享了疫情的情況、公司的局勢,鼓勵大家齊心協力共渡難關。

      管理工廠里好幾百號人的“巨大家庭”,涉及到很多非常細致的生活問題——除了正常的飲食、床墊、睡袋、春季的毛毯、夏日的短袖短褲,管理的顆粒度甚至細節到給員工準備多少內衣用以更換,要不要提供額外的維生素等。此外公司還安排了必要的心理咨詢,以及讓他們有一定的業余生活。

      頗讓張文杰頭疼的包括洗澡問題,原本廠區的洗浴設施很少,僅供員工偶爾使用?,F在天氣越來越熱,幾百來人要洗澡,盡管行政人員提前加裝了移動洗澡設備,但遠遠不夠。后來就專門制作了洗澡排班表,男生兩天能洗一次,女生則沒有次數限制。

      微信圖片_20220527094822.jpg

      管理的復雜程度隨著封控時間的延長而加劇。5月18日,張文杰向記者表示,封控時間超出了團隊當時的預期和準備。他擔心,雖然駐廠員工在金錢上有額外的補貼,但如果時間繼續延長,在封閉環境里同事們的個人需求如何滿足,企業又該怎樣為他們做出調整?

      好消息是,隨著上海疫情防控持續穩中向好,上海部分重點企業的“復工復產”也按下了“快進鍵”。5月以來,有更多的同事憑復工證明逐漸進入了廠區。張文杰透露,截至5月18日,兩個閉環生產的基地已經有600多人。

      還有一個嚴峻的考驗是,作為生物制藥企業,其生產環境高度強調高清潔度。如今員工衣食住行都在生產基地,辦公室依面積大小可以睡3~7人不等,隨著人員增多,新的床墊鋪進了新建的廠房。大量的員工睡在鋪著氣墊床的地上,廠房里邊,床墊鋪在水泥地上,男生女生分開成兩個區域。

      為保證無菌,張文杰在公司采取了一系列更加嚴格的消毒和隔離措施。在進入生產車間之前,工作人員需要經過消毒、更換防護服等流程。工作人員身著的防護服,甚至比從事核酸檢測的“大白”所穿的防護服無菌要求還要高。“一般進去之后都是全部忙完換裝后才能出來。”

      微信圖片_20220527094825.jpg

      薛定諤的供應鏈

      受疫情影響,這兩年多來,張文杰出于對供應鏈中斷的擔憂,在原材料保障方面始終保持備戰狀態。

      2020年,國外新冠疫情在各國快速蔓延后,國際物流一度幾乎停滯。而復宏漢霖也有很多物料從國外進口,當時公司的原材料供應也變得非常緊張。張文杰坦承,當時也經歷過個別項目物料供應接不上的情況,盡管最終順利渡過難關,但他們也得到教訓,之后所有的原材料都大量提前儲備。

      在張文杰看來,目前疫情反復的狀態下,企業的管理是一個非常規狀態下的管理——“沒有誰能預見上海會被封控這么久,你成功和不成功之間最大的區別,就是你讓時間做你的朋友,不要讓時間做你的敵人,很多時候我們成功不了,主要是因為沒時間了。”

      為避免重蹈覆轍,這次復宏漢霖也提前儲備了大量的必要原材料。但即便小心周全的準備,由于疫情影響,上海地區的車輛通行困難,物流也始終處于不確定狀態。

      這段時間,復宏漢霖也一度遇到生產物料——QC試劑盒在物流環節被卡住的問題。雖然通過聯系具有通行資質的物流供應商幫忙解決,最終有驚無險地解決了上述問題,但張文杰也擔心,如果繼續封控下去,物料恐怕會受到一定影響。

      張文杰是跨國藥企高管加入本土創新藥公司創業潮流中的一員。2019年,張文杰從跨國藥企加入復宏漢霖,負責公司運營管理,成功推動了復宏漢霖首款核心產品漢曲優的順利上市。2020年,他從創始人、時任CEO劉世高手上接過接力棒,擔任復宏漢霖的CEO。3年前,公司從不到700人發展到現在已超過2600人。隨著上海提出“復工復產”,復宏漢霖也再次啟動了新的招聘工作。

      期盼20天后能回家

      5月24日,松江基地生產的首批近7000支商業化藥品漢曲優(曲妥珠單抗)正式發出,裝車奔赴20個省份的23座城市。在此之前的3月31日早6點,一輛滿載著徐匯基地生產的H藥—漢斯狀®斯魯利單抗的冷鏈貨車駛上公路,比原定計劃提前了3天。4月2日,H藥漢斯狀在全國各地首處方落地,這表示H藥正式進入臨床應用。

      這兩件事,對張文杰來說,都是公司今年的大事,目前的復宏漢霖正處于商業化提速的關口階段。“(這些事)比我們計劃的要提早達成,而且還都是在疫情期間實現的。”

      微信圖片_20220527094829.jpg

      此外,讓張文杰擔憂的是,盡管生產基地松江一廠獲批,但松江二廠仍然在建筑施工階段,目前已中斷施工50多天,有待全面復工復產后重啟。

      剛剛獲批的松江一廠將全部投入生產復宏漢霖的拳頭產品漢曲優。漢曲優用于治療HER2陽性早期乳腺癌、轉移性乳腺癌及轉移性胃癌,該藥物上市一年半以來,一直處于供不應求的狀態,新獲批的松江一廠生產基地,將有力緩解這一狀態。

      上海是生物制藥的高地。自2016年以來,上海六大支柱產業中,生物醫藥工業總產值同比增速最高,2021年,上海生物醫藥產業規模邁上7000億元新臺階。

      在疫情封控時期,據《中國企業家》不完全統計,上海當地的復星凱特、奧浦邁生物、三生國健、易慕峰生物科技、勃林格殷格翰中國生物制藥、華道生物等均不同程度地實施了閉環生產和封閉式管理。

      好消息是,5月19日,上海市明確了分兩個階段復工的時間表。第一階段為5月底之前,企業主要采取閉環或半閉環運行,主要管理方式包括封閉生產運營、點式復工。第二階段為6月上旬開始,根據全市疫情防控形勢,加快復工復產向縱深推進,持續擴大企業復工面,開放無疫情風險區域內企業與小區間的正常通行。

      到了第二階段,復宏漢霖的員工有望結束封閉管理,樂觀點看,也許再堅持20天,孫鵬他們就可以回家了。


      (文中何林為化名)

      新聞熱線&投稿郵箱:tougao@iceo.com.cn

      值班編輯:王怡潔  審校:張格格  制作:崔允琰

      微信圖片_20220520172351.jpg

      18禁网站
    2. <pre id="beps9"></pre>
    3. <p id="beps9"><strong id="beps9"><xmp id="beps9"></xmp></strong></p>